1. <acronym id='1mvj'><em id='1mvj'></em><td id='1mvj'><div id='1mv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mvj'><big id='1mvj'><big id='1mvj'></big><legend id='1mv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dl id='1mvj'></dl>
  2. <fieldset id='1mvj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1mvj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1mvj'><strong id='1mvj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1mvj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1mvj'></span>
        1. <tr id='1mvj'><strong id='1mvj'></strong><small id='1mvj'></small><button id='1mvj'></button><li id='1mvj'><noscript id='1mvj'><big id='1mvj'></big><dt id='1mv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mvj'><table id='1mvj'><blockquote id='1mvj'><tbody id='1mv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mvj'></u><kbd id='1mvj'><kbd id='1mvj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1mvj'><div id='1mvj'><ins id='1mv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二十天翼鳥一世紀經典散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散文是指以文字為創作、審美對象的文學藝術體裁,是文學中的一種體裁形式。

            你的世界我最美

            人們通常會說大愛無言,的確,在母親的心裡也許是不願表達,更甚是愛的深沉,無法用語言來形容。

            對她,我平日裡都是叫媽媽,母親是我心裡的稱呼。她哺育嬰兒時的我,養育童年時的我,教育青年時的我……

            如果非得用一種“非人類”來抽象的形容那份偉大的愛,我會選擇槐花,為什麼?也許它沒有玫瑰花的艷麗武漢敲鑼救母女子痊愈,沒有牡丹的高貴,但它充滿我對媽媽的記憶。每當傢鄉槐花盛開的時候,我總會聞到獨特的芳香,它平日可見卻不令人疲勞,總會給我一種清新脫俗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傢門前有一棵槐樹,是我出生那年,母親栽上的,後來也時不時拿我的身高跟這棵樹比較。兒時的夏天,蟬聲鳴鳴,樹上濃綠的葉子渲染著童年的活力,悶熱的空氣中卻總是會有一股清涼,那時的自己,喜歡跟小朋友,在樹下陰涼地、房屋墻影下玩耍,槐花的香氣充滿兒時的記憶。小孩子嘛,不知哪裡來的一股勁,玩耍起來就不知疲倦,誇張一點,可以嗨三天三夜不停歇。

            某天,我在玩伴的傢中玩耍,母親當時說回傢做點槐花糕,過會兒來接我,剛開始我跟夥伴一起在玩小木偶,過瞭一會兒,忘記是誰提出的好點子,我們就偷偷溜去田地裡挖野菜,跑到場地,開挖,當時並不認識挖的什麼菜,現在想想也許是苦菜、薺菜等等,小孩子嘛,純屬玩,並不是所謂的勞動,沒有疲倦反倒“樂”乎所以,於是我們忘記瞭時間去瞭哪。中午,田野裡勞作的人都回傢吃飯瞭,一望無際的田地裡隻留下我跟小夥伴在專心的‘勞作’。突然,漸漸傳來的一聲聲熟悉的喊叫打破瞭我們的專註,多年後,我依舊清晰的記得那個憔悴的背影……她越走越近,沒錯,就是我那大嗓門,如河東獅吼般的母親,不記得當時她是哪副模樣,惶恐?責備?寵愛?隨後意料中的一批痛訓,握著顯得更為稚嫩的一雙小手回到瞭傢……那是我從母親眼中第一次看見淚花,年幼的我嚇哭瞭。回傢後,她急忙拿出剛做好的槐花糕,不記得當時吃瞭幾個,隻記得好多,好香。

            大概九歲左右的時候,傢裡要裝修擴建房子,父親就把門口的那棵槐樹給砍倒瞭,我自己躲到一邊難過,母親見到我悶悶不樂,問我是怎麼瞭,我哭著說‘你給我做的我的身高米尺沒瞭,看啊,之前的數字都沒瞭!’,說完,就放肆的躲進瞭她的懷中,現在想起這件事,當時肯定是以為再也吃不到那麼好吃的槐花糕瞭。

            那年夏天,母親仍舊做著我最喜歡的槐花糕。

            比起其她人的母親,我跟她更像朋友。小學時,她可以陪我跳六一兒童節需要表演的舞蹈;中學時,她可以陪我背一個個老師要求的段落;高中時,她可以陪我排解心裡的壓力,如今步入大學之後,她會問我:今天吃的什麼?想吃什麼就買啊,不要不舍得花錢,晚上早點睡,年輕人別總熬夜……母親如今已年近五十,傢中另一個小時候的自己還在被母親呵護著,在我眼中,她足以稱得上俗話中的‘老頑童’瞭,傢中的父親是比較沉穩的,我時常想,也許父親當初是跟母親性格互補才走到一起吧,每每放假回到傢中,都會看到母親跟小弟在打鬧的情景,父親小聲嘟囔幾句便在一邊看電視瞭,這時總會想起兒時的自己,時光流逝,小弟似乎在重現我兒時的生活,而母親,一年年過去,眼角多瞭幾條深溝溝,我常開玩笑地說,“媽,你洗完臉記得用手多按摩啊”。

            有些人變得是年齡,不變的是心態,母親是其中一個。

            有人說,母親是冬夜裡的一床棉被,瑟瑟發抖時她會呵護你安然入夢;母親是沙漠中的一眼清泉,幹渴痛苦時她會讓生命的汪洋在你心中蔓延,我想說,母親是我生命中的空氣,有味道,甜甜的。

            一紙文字,太不足以……

            故事好多,愛難以用文字來表達,我也想說一句‘你在我心中是最美’,包涵所有……

            陽春三月

            二月如奔馳的馬駒,一晃而過。三月帶著一股興盛的動態,強勢入住。三月是有力量的,它不容忽視。

            春天在三月裡已經豐富飽滿,那些生長出來的綠意,在一夜間,就多瞭許多。

            “陽春百日風在香”,三月的微風帶著俏皮吹拂在臉頰,溫和的如少女的發絲,飄動著春天裡特有的氣息。走在三月的風中,有股特別渴望奔跑的想法。我們都經歷過逆風飛翔的困難,我們也經過過迎風奔跑的快意。你在風中的樣子,最美。

            三月的雨是帶著絲線的細,穿透心底的清幽,滋潤著大地。小草,野花,樹葉,綠枝,還有撐著雨傘的的人。在三月的雨中,是適合思念一個人的。“人間三月雨和塵”,三月的雨帶著清涼纏綿,一來就會潤瞭心田。一場雨後,更多春生。

            三月的花,是迷人的。在花海裡,抬頭間,鼻尖就會觸碰著花朵的溫柔。頷首處,撲鼻而來的香氛,流動在身邊。忍不住的想去,與花共眠。寫不盡的花意,流水也在等待著花的垂愛。花期到瞭,滿樹的花蕊,把春天裝扮的格外美麗。

            在三月裡,遇到的人,也都是那麼美好的。褪去瞭厚重的棉衣,每個人都是友好的。每一次相逢,都值得尊重。一定會有人,對你無條件的好,因為這些人懂得你的好。

            更有知交,在你遇到困難的時候,如三月裡的陽光,給予你無限的勇氣和戰勝困難的力量。不是每一段路程都佈滿鮮花,泥濘處,拉你一把的人,是尊貴的。明媚的三月,讓一切都不是bilibili問題。

            “時在中春,陽和方起。”到瞭三月,才真正的暖和起來,可以著單薄的春裝。草木也正在翻動綠意,一眨眼,就看到瞭新芽。

            三月,是個美麗的時節。草長鶯哥哥的妻子飛時,值得去奮鬥。

            四月,夢一場青色的煙雨

            總要等到過瞭很久,總要等退無可退的時候,才會恍然覺悟,我們曾親手舍棄的東西,在後來的日子裡,再也遇不到瞭。

            ----------文/蘇靜安

            身處在喧囂嘈雜的凡塵,真的太多的痛苦和無奈,亦或世事無常的變化和沉浮不定的年月,我們總是在這樣的時光中弄丟瞭最初的自己,然後把一切責任推給塵世的幾許滄桑,用以安慰。

          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光,光陰猶如被不染塵埃的青雨洗過一般,時光走過的地方,都成瞭日後難以釋懷的回憶。也曾想古道揚塵,長亭折柳;也曾想山河踏遍,江湖泛舟;也曾想簷下聽雨,紅袖添香。可是總要等到後來,我們才會明白,有些風景,註定消瘦;有些故事,註定淚流;那個你老濕影院48試以為會回來的人,卻再也沒有回來;那些你苦苦放不下的昨天,終究滿目蒼痍。如同當初遇上那個人的時候,我們以為自己會愛他一輩子,他已經這麼好瞭,我怎可能愛上別人?然而,歲月會讓你知道,一輩子的心願,真的隻是一個心願而已。

            時常在想,究竟是怎樣的束縛讓我們原本純凈靈魂沾染俗世的黑暗與不堪;也時常在想,我們在生命最後一刻時會不會覺得是一種解脫。也許有些事情,真的要自己親身經歷體會過之後才會懂得,這世上永遠都沒有辦公室中文BD所謂的感同身受,針不紮在你身上,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有多疼。置身於碌碌紅塵中,生命中的過客,在淡淡的人生裡,如同塵埃般來來去去。你記得的,你不記得的,亦或還沒有來得及看透的,都會與那時的自己一同埋葬在舊時日的光年裡,而我們隻能嘆一聲歲月匆匆。

            總有一些記憶,潛伏在你心海深處,在你不經意時悄然湧出,也許是某個人,也許是某段光陰碎影。我一直都和別人說:想愛的時候就去愛個夠,沒有什麼對與錯,隻要是自己心甘情願,無論什麼都會變得簡單。我也在愛著一個人,我明明知道和他沒有以後,卻還是奮不顧身的傾盡所有。我不求他給我怎樣的承諾和結果,也不求來日他兒女承歡膝下時把我想起,我隻是希望他此生時光在他看來溫和從容就好。多年以後的我會慶幸,慶幸我能在這漫漫凡塵與他相遇,慶幸我把最美的時光給瞭我最愛的人。

            是啊,等到把風景都看透,無路可走的時候,才想起曾經最初的心願,隻是想看一場姹紫嫣紅的春光,喝一杯賞心悅目的清茶,無論暖和涼,做一個洗盡鉛華的女子,愛一個平靜的人,無捷達論對與錯,攜手滄桑塵世,看盡日落煙霞。可是,我們總要等到過瞭很久,總要等退無可退的時候,才會恍然覺悟,我們曾親手舍棄的東西,在後來的日子裡,再也遇不到瞭。比如說,單純的笑容,和清澈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臺,本就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。

            紅塵道場,一花一葉總關禪,我們都是在這塵世流浪的孩子,苦苦找尋著前生,背著世俗,背著滄桑,知道有一天再也看不清來時的路。我們不應該責怪任何人,也不應該勉強任何人,因為有因必有果,你現在從別處不費一絲力氣得到的,在他日都是要雙倍奉還的。不求水月在手,不求花香滿衣,隻願時光靜好從容,光陰歲月安然。可這看似簡單的祈盼,卻總要經過萬水千山,才得圓滿。世事無常,人生難料,短短數十載光陰,我們能做的亦或要做的,怕是起亞k也隻有珍惜瞭。珍惜你愛的人。珍惜微笑的時間。珍惜擁有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人間四月芳菲盡,流年彈指一揮間,待到浮生繁華落盡後,擇一處依美疫情再度暴發山傍水靜然之地,蓋一間不大不小的茅屋,烹煮一壺遠離世俗的清茶,打坐在窗前簷下,聽一場綿綿青雨的對話。